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慈溪正规医院人流快么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7 19:14:41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慈溪正规医院人流快么,余姚妇科医院人流价格,北仑妇科医院人流哪好,余姚无痛人流哪家医院好点,慈溪做人流那里正规,余姚人流医院那间,慈溪妇科人流要多少钱

  在中国证券界,阚治东算是一位传奇人物。从工行上海信托到申银万国证券,他曾创下中国证券市场发展史诸多第一:主承销第一只A股、第一只B股、发行第一张金融债券、第一张企业短期融资券、设立第一个证券交易柜台、参与发起设立上海证券交易所、率先开办境外证券业务、编制国内第一个股票指数和全国第一份股票年报等。

  而这一切,同时奠定了申银万国和阚治东在证券市场上的地位,阚治东是全国唯一在两个交易所都担任理事的证券公司负责人。不知从何时起,阚治东被外界冠以“证券教父”之名,但他并不愿意被如此称呼。

  1987年,阚治东作为全国青年联合会第五届研修生,被派往日本研修一年证券,从此他加入了中国证券市场拓荒者的行列。回国后,阚治东先后担任工商银行上海信托投资公司副总经理、申银证券总经理、申银和万国合并后总裁一职,并曾主导申银完成改制、增资工作后,成为全国第一家股份制证券公司。

  然而,1997年,阚治东却遭遇重大挫折,因“负领导责任”于当年6月被迫离开申银万国证券,并被罚5年市场禁入。

  2002年6月,阚治东出任南方证券总裁,2003年12月离职。

  2005年8月,阚治东在深圳成立的东方现代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,注册资本只有3000万元。然而,戏剧的一幕出现在2006年3月2日。彼时深圳市公安局突然以涉嫌操纵哈飞股票价格罪逮捕阚治东,在看守所关押了21天之后,阚治东获准取保候审。2007年4月30日案件撤诉,阚治东重获自由。

  如今,阚治东的东方汇富投资基金几乎覆盖PE的所有阶段:天使基金、大学生创业基金、风险投资基金、企业扩张期的并购基金、Pre-IPO基金。“中国新兴行业很多,每个人不可能在一个行业做一辈子,我们不断尝试跨领域是希望努力推动行业发展,而中国经济更需要通过不断创新和创意的精神来推动整体发展。”东方汇富董事长阚治东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。

  价值与趋势性投资并存

  《华夏时报》:如何将价值投资观念融入趋势性投资中,如何看待价值投资与趋势性投资的重要性?

  阚治东:价值投资就是传统的投资,按PE价格倍数,投资后看每年投资收益及上市后收益。但趋势投资不同,趋势性投资短期无法见到效益。早年投资都讲PE倍数,但到后来出现互联网经济及互联网+经济,这时大家的观点都会发生变化。互联网+重点在于加大数据,如没有大数据的支撑,互联网+不可能会发展很好。比如共享单车某种意义上也是大数据,但这将是个持续烧钱的过程。我们不能过分重视价值投资,也不能过分排斥趋势投资。关键在于趋势投资是否实实在在,商业模式是否可行,同时需要顺势而为。

  《华夏时报》:如何洞察未来10年的投资趋势,你会将目光锁定哪些领域?

  阚治东:未来会出现人脑想的内容,会被电脑替代;人想做的事,自动化系统会替代,今后能源会更清洁。未来10年的材料比现在更好、更先进。未来生物医药的副作用将会减少,好的作用会增加。未来会关注人工智能、新能源、生物医药、新材料等。

  《华夏时报》:过去10年,东方汇富在哪些领域投资回报率较高?

  阚治东:我们在新能源的投资比较成功。事实上,新能源未来的成长空间还有多大,人类对能源的需求增长到底有多大,以及投资领域各种因素都要考虑。每个投资机构都有自己的主攻方向,我们在新能源领域的投资比重还会增加。生物医药方面,我们用一个新词叫“新医药”,在这个角度上,我们与西方存在很大差距,国内自己生产一类新药的能力非常弱。在很多方面,未来10年都有我们必须要努力解决的问题。

  股市应该市场化

  《华夏时报》:是什么因素导致中国股市的市盈率成为全球最高?

  阚治东:市盈率没有一个合理的高低评价,市场任何的PE都是合理的,不存在高与低。80年代东京证券交易所市盈率被全世界普遍批评,他们的市盈率基本在40倍以上。当时日本的工业成长极快,并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但当很多基础内容做完后,成长性开始减速。我们今天所面对的情形类似当年日本面临的问题。

  《华夏时报》:目前IPO审核加速,Pre-IPO市场开始持续升温,基本没有出现相较于2016年股灾之前的动辄30-50倍的投资情况。这样的稳定状态是否会持续下去,是否会出现波动?

  阚治东:目前的IPO提速,已成为资本流入的首选。Pre-IPO市场一是“短平快”;二是融资金额大,均在1亿—2亿元甚至更大规模,具备“蓄水”能力;三是政策放开,释放巨大红利。截至2016年底,通过私募流入市场的资金至少有9万亿元,过去两年流入Pre-IPO市场的资金至少有3000亿至5000亿元规模。

  目前Pre-IPO市场离过热还远,市盈率保持在15-25倍之间,投资机构之间尚未出现抢筹码、抬高价格的现象。Pre-IPO相当于提前打新股,但收益起码是打新的3倍,只要能成功IPO,3年共计3倍的收益问题不大。Pre-IPO市场投资的门槛也在升高。目前50%左右的投资机构会转做Pre-IPO,但Pre-IPO并不是谁都能做的,Pre-IPO是把握上市前最核心的那一段,非常考验专业投资能力,是否有能力找到好项目,是否有品牌和雄厚的资金实力,投一个、两个不叫Pre-IPO基金,三四十个项目才叫Pre-IPO基金。

  《华夏时报》:此前,IPO注册制引发很多争议,甚至恐慌。新股发行数量和频率的悄然加快,是否意味着IPO注册制即将到来?

  阚治东:很多人认为注册制意味着股票无限制发行,导致股价全面下跌。事实上,注册制绝对不是企业申请就可以上市。大家不认可注册制,是因宣传不够、解释不够而产生的。注册制是中国资本走向市场化的重要标志,注册制首先是将审批权、审核权下放到市场,而不在于将权力下放到交易所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余姚做人流哪家医院技好